2018年冬季,城市里的你错过了什么? | Notice the Unnoticed

2019.1.11

2018年的最后一天,

我们和一帮孩子在云南深山里

一起度过。

 

下面是这8天的故事,

英文原文作者 | 自然营导师

(在此,我们还要特别感谢家长摄影志愿者Cathy Zhou女士)

 

Amy ,一个10岁模样的小女孩,胸前挂着一副望远镜,手里抓着一本“田野笔记本”。小步跨过了灌溉水渠,走进了大理的稻田里。在她眼前展开的除了大片的农田,还有无边的天空。

鹡鸰和鹨(两种鸟类)小心翼翼地从油菜花地里跑过。不远处,细细的电线上,Amy发现坐着燕卷尾(鸟)和伯劳鸟。正出神,一只黑翅鸢掠过她的头顶,还有更多的小鸟正潜伏在周围的灌木丛中。这些鸟儿吃什么呢?它们又怎样找到自己的庇护所呢?

 
在笔记本上记录眼前一切的Amy, 突然发现眼前的田野和之前看过的不太一样了 —— 那么多生命,如此丰富、活泼,让人充满了探索的好奇心。就这样,和其他7位来自上海和昆明的国际学校学生一起,Amy正式开始了“喜林苑”为期8天的自然冬令营之旅 —— “观察的艺术”。

 
在喜洲的田野里,她沉醉于新的发现。在西南山地间,她开始重新认识云南 —— 这片她学习、生活的土地。

 
 
云南是怎样一个地方呢?这里高耸着6700多米的雪山,也隐藏着葱郁的热带低地山谷,是全球生物多样性胜地。 在云南,可以找到超过17000种植物种类,其中花类的多样性相当于整个剩余北半球的总和!虽然云南的土地面积只占全中国的百分之四,但却囊括了近一半的中国鸟类和哺乳动物。

 
在这样令人叹为观止的自然环境下,我们的美国志愿者导师们正通过沉浸式教育体验,帮助一群从城市来的孩子们了解中国在世界上的生态地位,加深他们对大自然的理解。

我们的两位导师Alex和Ben, 为这片土地独特的生态多样系统所痴迷,曾一起探索过云南最偏僻的角落。

 
 

Alex毕业于美国杜克大学的Alex,曾帮助许多顶尖美国的教育机构设计与云南相关的文化、自然教育项目。至今他已经在云南识别了490种鸟类。

 

Ben, 本科毕业于进化生态学专业,后取得生物专业硕士。他曾在美国弗吉尼亚联邦大学教授本科生课程,并在北卡罗莱纳野生动物资源委员会等机构从事田野研究工作。他的多篇学术论文曾由业内专家评审并发表。

 

May

Veronica

May 和 Veronica —— 两位美国“普林斯顿在亚洲(Princeton in Asia) ”项目的研究员,在这次冬令营担任生活导师的角色,负责设计和组织冬令营社交/课外活动。保证学生在学术学习之外,有良好的社交体验。

冬令营第一天,学生们在喜林苑集合。喜林苑位于大理喜洲 ——一个西面苍山、东临洱海的小镇。在这样独特的地理环境里,开启了“观察之旅”。课程结合了生态学理论的讲座,小组田野实践,还有独立探索活动。在整个营期里,学生们不断地将自己观察到的事物记录在田野笔记里。

 

 

在喜洲,我们向学生介绍了“互相依存”的概念。学生被分为几个小组在喜洲早市上观察市场上的动植物的多样性。在这里,学生们不仅是独立的观察者,他们还被要求和市场摊主交流,进一步了解这些依靠这片土地(自然环境)生存的当地人。

而这个小镇不仅仅有着日常的烟火气息,日落后,人们各自归家的路途上还有星星与路人为伴。晚上,导师带领大家穿过小镇,来到田边,关掉一切人造光源,静视天空。在没有太多光污染的喜洲,星星们更加明亮。

整个课程期间,导师们不仅鼓励学生们仔细、安静地观察,还加入了一些创新元素,以激发学生的热情,鼓励他们自主学习。比如,在洱海北部湿地的观鸟比赛就深受学生喜爱!学生们运用刚刚学习过的鸟类识别、观察、描述、记录的小技能,独立识别了30多种在这里过冬的鸟类。

 

在喜洲的四天,我们把课堂带到了农田、湿地、山地森林三大独特的地表覆盖生态环境中。

第五天,我们就启程到百花岭——位于高黎贡山山脉南部的观鸟天堂,这里也许拥有全球最多样的温带生态系统。

 
这样的山地环境为学生们学习森林干扰生态、森林构造和环境历史提供了绝佳场地。

 
而夜间的百花岭也是不容错过的,远处山和云的轮廓在深蓝色的天空中更加突出,星星也不躲着藏着,一片山野之气。我们在树林里搭建了一个帐篷,晚上就在旁边升起篝火。

 
学生们在营地篝火旁,串上棉花糖烤来吃,接着挨个分享今天的“玫瑰”(就是一天中最开心、最有成就感的事情),和“刺”(这一天让人失望或者没有做好的事情)。除了与自然的连接,学生们与老师、同伴还有自己也在进行对话… …

 
7天2个目的地,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孩子和导师们在小镇、在山间一起学习、生活,当孩子们置身于大自然中,慢慢找到了自己的观察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