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族文化

喜林苑位于白族文化的发源地-喜洲古镇。喜洲位于上关以南十多公里处,上关是过去大理地区重要的边防要塞,保护着有4000多米海拔的苍山围绕和 美丽洱海灌溉的大理坝子。大理的名字来源于以前统治过该地区的大理王朝。从1956年开始,中央政府把该地区称为:大理白族自治州。
白族大概有200万人口,在中国55个少数民族中排名第14位。在云南25个少数民族中是人口第二多的,仅次于彝族。白族使用白语,属汉藏语系藏缅语族。 白族使用汉字书写,但是有自己的语言,文学艺术丰富多彩。现在学校使用普通话教学,但是大部分家庭都还是说白族话,据估计现在还有75%的白族人还在使用 他们本民族的语言。

 

白族人民已经居住在大理地区超过1300多年。他们天生就是歌唱家和诗人。同时在科学、建筑、天文学、医学、文学和艺术方面都取得了过人的成绩。白族人民 勤劳智慧的象征是位于大理古城以北两公里处的大理崇圣寺三塔。在历史上的大理国和南诏时期,崇圣寺是该地区最大的佛教圣地,而三塔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建筑。 寺庙在很久以前就已经毁坏,现在的崇圣寺是重新修建而成。但是,三塔却在哪里矗立了超过1000多年。

 

白族人创造了三房一照壁的建筑模式,基本上实行一夫一妻的小家庭制。儿子成婚后即行分居,父母一般从幼子居住。

 

白族在元代以前盛行火葬。元代以后,因受汉族的影响而改为土葬。丧葬仪式一般比较隆重。

 

白族性格外向、好客、尊老爱幼,在对人的称谓前喜欢加个“阿”字,表示亲切和尊敬。大理白族酷爱花,几乎家家都种花,当地有“三家一眼井,一户几盆花”之说,姑娘的名字大部分都带有花字,如:金花、银花、德花、春花、满花等。

 

白族服饰总体上看,男子的穿戴简洁朴素,中老年服饰较为淡雅,姑娘和小孩服饰比较艳丽。以年轻姑娘的服装为例,上衣多为白色或浅色襟衣或衬衣,紧袖管上镶 有各色花边。外罩多为红色,浅蓝色为主的领褂。下穿白色或浅色长裤。腰系短围裙,镶有花边,缀有绣花图案。宽花腰带和飘带紧束腰身,头梳独辨,盘于叠成长 条形的桃花或印花头巾中间,再缠以红头绳,左侧飘吊着一束雪白的缨穂,手腕上戴银质或玉石的手镯。脚穿绣花鞋。这一身打扮,浓艳而又不失庄重,线条美丽, 婀娜多姿,飘然若舞,十分讨人喜欢。

 

喜洲人重视教育,擅长经商。这里早就有“二甲进士七八十,举人贡生数不清”的说法。据考证,喜洲在明、清时期共培养出了约32名进士、150多名举人,秀 才则难以计数。喜洲是云南著名的侨乡,远在清代,世居喜洲而又擅于经商的白族人家便沿着茶马古道走出国门,远足他乡,以一种特殊的马帮文化走出了一条南方 丝绸之路。喜洲人自唐代起就到中南半岛经商,在清光绪年间形成了“喜洲商帮”。清末明初,“喜洲商帮”将分支机构设到缅甸、印度等国,在英国、美国也有他 们的代理人。当时共有100多家喜洲商号在缅甸、印度、泰国等地做生意,其店员、工人也多为喜洲人,从而喜洲侨居海外的人数也随之激增。到本世纪20年代 末,“喜洲商帮”经济实力得到很大发展,形成了颇有名声的四大家、八中家、十二小家的“二十四家”集团。他们除在海外经商,还在家乡兴办了一些小型工厂和 学校、医院、图书馆等。该镇现有归侨侨眷400余人,海外华侨华人100余人。而喜洲的很多大宅院的后院,都盖有独特的西式小洋楼。

 

抗日战争时期,武汉的华中大学举校西迁至桂林,但日军频繁轰炸,难保师生安全,1939年2月,华中大学迁移到昆明。 1939年3月,华中大学的师生乘车沿滇缅公路迁往喜洲,著名作家老舍先生曾经到这里讲学,并把喜洲誉为“东方的剑桥”。徐悲鸿曾在这里给学生讲过美术 课。徐悲鸿在喜洲期间,喜洲商帮董澄农等人出资为他举办了抗日筹赈画展,正是在民族危难时的彼此支持的爱国之情,把艺术家和喜洲商帮联系到了一起。

 

白族的宗教历史

大理地处祖国西南边陲,早在公元八世纪前后,就与印度、西藏、四川有文化交流,因此,佛教传入较早。白族崇拜相当于村社神的本主,信仰 佛教。本主有的是自然神,有的是南诏、大理国的王子,有的是为民除害的英雄人物。佛教寺院遍布各地,使洱海地区很早就有“妙香古国”的称号。有的地区还保 持着比较原始的巫教崇拜。也有的信仰道教,信仰天主教和基督教的人数很少。

 

南诏中期,佛教已在洱海地区盛行,印度僧人到大理传播佛教也有记载,其中赞陀崛多即是一个深受南诏王丰佑器重的印度高僧,被丰佑尊为“国师”。他凭借统治 者的支持,金身布施,大建庙宇,塑佛像,收信徒,因此逐渐兴盛。南沼王室崇佛,不惜耗费万金建佛塔、铸铜佛、造石窟。丰佑王之母出家为尼,”拥银五千两, 铸佛一堂”,景庄王世隆对唐王朝使者不礼拜,唯西川节度使高骈派景仙和尚出使南诏,世隆却率臣拜迎,他还建“大寺八百,谓之兰若,小寺三千,谓之迹蓝”遍 布云南全境。隆舜当政,以黄金八百两,铸文殊、普贤像,敬于崇圣寺。郑买嗣灭蒙氏,自立大长和国之后,铸佛万尊以为他杀南诏王室八百人的忏悔,并“集十六 国之铜”铸高一丈六尺的雨铜观音像。大理国时期佛教更加兴旺,年年建寺不已,统治者崇佛,从段思平到段兴智的二十二代王中,就有七个“避位为僧”,一被废 为僧。

 

在南沼、大理国时期,佛教已成了统治者用以统治人民的精神工具,丰佑王曾“废道教,谕民虔敬三宝,恭诵三皈”,“劝民每家供奉佛像一堂,涌念经典,手拈数 珠,口念佛号”。元代郭松年《大理记行》中说:“此邦之人,西去天竺为近,其俗尚浮图,家无贫富,皆有佛堂,人不以老壮,手不释数珠,一岁之间,斋戒过 半,绝不茹荤饮酒,至斋毕乃已,沿山寺字极多,不可碑记”。这是对当时佛教盛行的写照,因此,大理有“妙香古国”的别称。

 

大理的佛教,传入较早的是大乘佛教的密宗。密宗,印度语叫“阿叱力”,意为“轨范”、“导师”,因此又称阿叱力教,其僧人称为“师 僧”。密宗僧人有家室,世代相袭。他们不乏通经文、有文学、艺术造诣的高手,创造许多优美的神话,为南诏、大理国统治者崇敬,拜为“国师”,其活动渗透到 政治、军事、社会各方面,密宗僧人阿叱力因而获得显赫的地位。他们中也有不少“功行艰苦,深入民间,长于拓殖”的人,他们帮助人民找水源,治水患,开荒地 等等,受到信徒的崇拜。但阿叱力主要传播的是“三密”(诵咒、结印、心想)和念符咒、施法求、驱鬼、禳灾,祈佛等迷信活动,使人们幻想来生能到达“彼岸世 界”。

 

南诏、大理国时期,在阿叱力教盛行之时,佛教的另一派显宗也相继传入,但其势甚微,直到忽必烈入大理,中国统一之后,密宗才失去了统治 者的支持,政治地位被削弱,逐渐从宗教的主要地位退下来。这时,大理与内地的文化交流大增,元初云南雄辩法师到内地云游,又把禅宗派佛教带回云南广为传 播。明代初曾下令禁止密宗传播,使密宗受到排斥,但由于密宗为“土俗奉之”,禁而不止,被视为“土教”,并转入民间。有一些阿叱力僧人变成了专以驱鬼消灾 为职业的密教世家,如北场天村的董氏家族,就是传袭了四十三代,直到解放前还从事密宗活动的世家之一。1956年在该村密教的主要寺庙“法藏寺’冲还发现 了董氏从唐、宋、元、明时期收集珍藏的密教佛经抄本、刻本三千余卷,被称为我国古代佛经文物瑰宝,现大部分收藏于云南省博物馆中。

 

大理本主文化

本主是大理地区白族特有的宗教信仰,大理白族本主意即“本境福主”,是一个村或几个村的保护神。大理白族本主节祭祀时要杀猪、宰羊,前去念经 祭。大理白族信奉的本主名目繁杂,有传说中的神,也有历代的统治者,还有忠臣、孝子、烈女节妇及少量的自然神等。村民不论升官发财、疾苦病痛、生儿育女都 要去本主庙祈求保佑。各村白族信奉的本主有神、烈女贞妇,孝子忠臣等。

 

每个村几乎都建有本主庙,大理白族本主庙内供奉着木雕或泥塑的本主像,每逢大理本主的诞辰,为祭祀大理白族本主的盛大节日。本主节有一套基本固定的程序、 即请神,迎神、祭神、娱神,本主回归本主庙。平时村民不论升官发财、疾苦病痛、生儿育女都要去本主庙祈求保佑。这样伴之悦耳动听的洞经音乐和各种民间歌舞 表演,便形成了白族地区特有的本主文化。

 

在苍山有一个著名的本主庙叫将军洞,香火很鼎盛。在将军洞是供奉的将军老爷叫李宓,是曾率10万大军攻打过大理两次的敌人,战败后自沉西洱河而死。但是大 理人偏偏把它供在了自己的头上,世代供奉香火,还常常给他写信谈心,这是哪门子事啊?可这偏偏就是事实!李宓给大理带来的是一出可怕的人间惨剧,可大理人 回报他的,是一千年宽厚的笑容,一千年不灭的香火。大理人如此开放、豁达,民容天下的心胸,足以让世人惊叹!

大理民族节庆

白族一年到头有很多民族节日,下面就是白族人民比较隆重的几个节庆。

 

白族绕三灵:

绕三灵又称祈雨会,绕三灵是白族最富于激情的节日。白语叫“观上览”,即逛山林的意思。时间为每年农历4月23日至25日,届时大理、洱源的白族人 们都要停下生产,离家后沿苍山脚下、洱海之滨尽情游乐歌舞,途径崇圣寺佛都,圣源寺神都、金圭寺仙都等地。每队领头的是两位年长男子,他们共挟一支杨柳, 高八尺许,横一彩绸,一葫芦。一手挟枝,一手执蚊帚,或一把扇,或一块毛巾,一人主唱,一人拍打,后面跟着众男女,充满狂欢情绪,历时三日三夜。一向温和 文雅的白族人,在这三天里尽情挥洒着自己的情感和欢乐,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白族狂欢节”。

 

本主节:
本主是大理地区白族特有的宗教信仰,大理白族本主意即“本境福主”,是一个村或几个村的保护神。大理白族本主节祭祀时要杀猪、宰羊,前去念经祭。大理 白族信奉的本主名目繁杂,有传说中的神,也有历代的统治者,还有忠臣、孝子、烈女节妇及少量的自然神等。村民不论升官发财、疾苦病痛、生儿育女都要去本主 庙祈求保佑。各村白族信奉的本主有神、烈女贞妇,孝子忠臣等。所以大理民间有“五百神王”的说法。有人戏称:“大理白族本主的神灵比希腊众神还要多。不同 的地方有不同的本主节日,比如本主诞辰之类。人们通常都会在固定的时间用固定的方式祭祀自己的本主。

 

洱海开海节:

每年的七月初,那些在等待出港打渔的渔船将同时在有4000年历史的渔村古镇双廊启航出港,即时,游人可以在渔村百镇双廊观看到红山庙会前500亩洱海水 域中,数百艘渔船同时启航出海。其中有的挂着风帆,有的摇着双橹,有的采用鱼鹰捕鱼、鱼罩捕鱼、丝网捕鱼、搬罾捕鱼、手撒网捕鱼等传统捕鱼方式捕鱼。

 

魏宝山朝山会:

巍宝山朝山会时间是每年农历二月初一至十五日。到了那个时候,巍山和邻境大理、洱源、弥渡、南涧、漾濞、凤庆、云县等市县内的各族人民群众身穿自己绚丽的民族服装,怀着喜悦的心情到巍宝山朝山赶会。届时,巍山民间洞经会会在各个殿宇里演奏古朴优雅的洞经音乐。

 

大理白族火把节:

火把节是中国西南许多少数民族都过的一个传统民族节日,时间一般为农历六月二十四日至二十六日,以彝族和白族过得最为隆重和认真。大理地区的白族过六月二 十四日,彝族过六月二十五日。节日这天,各村寨教师阿竖一把大火把,在上面插上写有“五谷丰登”、“国泰民安”、“风调雨顺”等吉祥语言的大小升斗和五色 彩旗,挂上火把梨、花红等水果和包子馒头。天黑前,各户都要扶老携幼围绕着大火把,祈求清吉平安。

 

漾濞核桃节:

每年的9月初是中国•大理漾濞核桃节,漾濞通过开展内容丰富、形式多样的特色活动,全力打造核桃知名品牌、提升产业水平、推动特色旅游,向外界充分展示漾 濞核桃产业发展成就,弘扬核桃文化,切实将民族风情、人文资源、旅游资源与漾濞核桃品牌宣传结合起来,形成“漾濞因核桃闻名,核桃因漾濞畅销”的良性互 动,借此东风使漾濞融入全国乃至世界经济发展的大舞台。

 

剑川石宝山歌会:

大理剑川石宝山歌会,会期为每年农历7月27日至29日。届时,大理剑川县及邻近的大理、洱源、云龙、兰坪、鹤庆、丽江等县的白族青年男女及歌手便云集大理剑川石宝山,对歌玩耍。

 

弥渡密祉花灯会:

弥渡县密祉乡是闻名遐迩的《小河淌水》的发源地,元霄节闹花灯是这里的传统节日。届时大寺街广场中央百灯跃动,群狮翩翩起舞,群龙戏珠滚滚翻腾,麒麟奔腾 双凤朝阳,金鸡独立鸡蚌相争,彩船荡漾,鲤鱼翻身。背娃娃的大脚婆齐跷灯,充满朝气的的学生将跳灯欢歌,此时对着山歌一路走来的马帮便驮着茶叶、食盐、红 糖等也到场凑热闹,把花灯表演逐渐推向高潮。

 

大理三月街:

三月街的会期逐渐延长,一般3至5天,多到10天;而且,除了进行大规模的物资交流外,还举行赛马、民族歌舞等文娱体育活动。三月街又名观音市,相传南诏 细奴罗时,观音于三月十五日到大理传经,因此每年届时,善男信女们便搭棚礼拜诵经并祭之。三月街成了讲经说佛的庙会。由于大理地处交通要道,古代云南信佛 者甚众,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庙会逐渐演变成了滇西地方贸易集市和节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