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向西 —-寻找精神庇佑之所 By BRIAN LINDEN

近期林登先生为大理州政府做了以下演讲,并将于十一月初在上海,南京,成都和北京各地进行演讲。(具体日期将于近期公布)此次演讲的中文版本翻译于英文版,有兴趣参考英文版本可点击:http://www.linden-centre.com/news/lcnews/

我们旅行,有些人一直在找寻不同的地方,不同的生活方式,不同的灵魂。——Anais Nin

三十年前的十二月,我暂别了北京大学的校园生活,跳上了一趟驶往新疆的列车。我的那本类似于护照的旅行许可证上,除了一枚西安的印戳以外,再无其它。公安局禁止我前往陕西以西的任何地区,所以我的旅行,从某种意义上说,就如同偷渡进入一个国家。

那个年代旅游业还未兴起,旅行的目的仅仅限于探亲访友或经商。火车车次很少,所以常常出现“一座难求”的情况(有时甚至行李架也会被当做卧铺使用)。在去往乌鲁木齐的长达75小时的漫长旅途中,直到第三天我才有了座位。第一天我一直站在车厢连接处的走道里(不时地在停车间隙里跳下车,暂时逃离拥挤的人群,因为连车上的厕所都塞满了人),接着我又在硬座车厢的地板上度过了第二天。到达乌鲁木齐时,我下车就被逮捕了,尽管那时我已经精疲力尽,疲惫不堪(这是我第一次被逮捕,而后的整个八十年代中期,我总共被抓了十三次)。他们命令我即刻返程;但我没有理会,仍旧继续搭车西进。

那时在中国的旅行,对我而言,是一件非常新鲜刺激的事,尽管对身体来说是个负担。旅途中总是充满了挑战:偷偷潜入闭塞的城市,寻找愿意接受外国人的旅馆,排上好几个小时的队,为买一张去往另一个城市的火车票。但是,文化差异与精神挑战一直驱使着我不停地前行。旅行,以未知的探索以及所谓的超越传统与常规的冒险,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最好的自我认知的机会。旅行之于我,最大的乐趣在于,远离自己的安乐窝。八十年代的中国,也诚然如此,它充满各种各样的经历,能让人充分享受到如此的“乐趣”。

对中国内陆偏远地区的探索只进入了少数独自旅行者的视野。在五个星期的新疆之行中,我没有遇到其他任何为旅行而旅行的人。我花了四天时间搭卡车偷偷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进入喀什,并尝试着越过边界进入阿富汗地区,一如既往,再次被警告,请即刻返程。既然在中国境内继续西行已无处可去,我只能搭车返回铁路沿线地区。在经历了六天透心凉的搭车旅途,又继续了三天无座的火车之旅后,我到达了中国的中部地区(至今我仍然酷爱火车旅行,算起来我在中国的火车上待过的时间,已经不下150个日夜)。

如今中国的旅游已经变得“干净而奢华”,与此同时,也失去了其原有的吸引力。千里迢迢地飞往西部,与无数游客一道,上演东施效颦般重温过往的戏码,骑骑骆驼,摆造型与牦牛合影,漫步于那些充斥着酒吧和兜售来自义乌的旅游纪念品小商店的所谓的古城之中。 大多数外国游客都拒绝来这些肤浅的乏味的旅游胜地。然而,由于中国国内新兴的旅游市场如此庞大,并且受舒适度和熟悉度的主导,中国未来的旅游产业将会出现更多这样商业化的娱乐消遣模式。

最令我失望的是(这也是我为什么要创立喜林苑的原因)中国地域特色的缺失,精神家园的破坏。这种缺失造成的对人们与其生活空间关系的冲击,加剧恶化了70年来萧条的社会关系。古老的建筑和物质文化所表现出来的物理特性多多少少能够帮助当地人克服这些弱点,,激发人们的团结性,并为他们提供一种关于过往记忆的有形载体。然而,中国城市的同质化,包括中国城市景观中对西方建筑形式的盲目吸收与滥用,对于那些已经被破坏的中国传统文化建筑更是雪上加霜。

同时,旅游也被这种病态的地域特色缺失所影响着。旅居者更多地是受到新建的奢华酒店等感官的影响而不是个人的体验。“大胆尝试”的含义被不断降级,就算有所谓的尝试,也只是在西式风格的酒吧街上吃本地菜亦或是买一件民族服饰(尽管穿着这件衣服的人全然不知,它是来自千里之外的另外一个民族),又或是依傍着牦牛摆拍,虽然它的主人是一个只是装扮成当地少数民族的外乡人。人们对地方感缺乏尊重和兴趣因为这些旅行者大部分是城市居民,本身就缺乏这种意识。大部分旅居者所追求的仅仅是家庭舒适感的复制品。他们衡量个人体验的标准仅仅限于酒店的奢华的程度,房间内电视机的尺寸以及前台装饰的大理石的数量。

在大理,这种趋势非常明显。成百上千新建的酒店耸立在中国最大的淡水湖之一——洱海边上,但这些酒店中极少有白族传统的建筑风格的。这些酒店对大理繁衍了千年的文化传统缺乏应有的尊重。譬如当地人家面朝洱海的房子,十年前是不怎么值钱的,但是现在他们把房子租给外地人,这些人拆掉了老屋,自鸣得意地兴修起一些像是从北京798照搬过来的建筑。这些新修的建筑物破坏了原始的建筑构造,房东却带着够花一两年的钱离开了村子。那些距离洱海一两百米的具有历史价值的房子被空荡荡地废弃在那里,重建无望,因为他们没有无敌海景——这个作为那些新建酒店的唯一卖点。当一个酒店一砖一瓦地建起来以后,另外的投资者就会涌进来并想法设法地花更多的钱,耍更多的花招来搅黄邻居的生意。他们几乎没有考虑过周围村庄经济文化的长远发展。

然而我始终相信开发需立足于经济增长和文化保护平衡的基础之上才会有利于社会的进步。中国应该更主动积极地实施城市区划法,应该将管理条例贯彻于土地使用和建筑的规划设计上,应该提供资金用于村民们保护原有的建筑而不是破环它们然后去修建一些不伦不类的水泥房。当然,我也并不倡导社区僵化与完全的一成不变。我绝对支持更加严格地执行现存的管理条例,避免出现在当下的社会关系网中极易被规避无视的情况。保护的倡导者们可能无法完全的把握好平衡的尺度,但是我们理应获得政府更多的支持。

这个世界从未见证过在二十年的时间里,旅游市场从零到年度十亿客流量的增长速度。这样的增加能使任何一个系统超负荷,更不用说对于已经遭受了数十年有形与无形破坏的传统文化。我很高兴中国人开始探索自己的大好河山,并且可以舒服地享受旅程,不必再经历三十年前那种无座火车之旅。但我呼吁所有旅行者——无论中外游客,在选择目的地时,请更多地关注社会。我们在中国的旅游项目是以易损的国家保护建筑为基础而创立的一种发展模式。喜林苑一直肩负着这样的使命,在约束中求得保护与发展。我们培训当地的员工,很多人在来到喜林苑之前没有跟外国人交流过,在学校当志愿者,从村子里采购食材支持当地经济,协助大理州政府进行旅游规划,为参观的学生、客人以及志愿者建立社区服务项目。更重要的是,我们不是引进外地建筑和员工,更多是凭借保护当地的文化遗产来帮助村民们逐渐树立自信。这个小镇接纳我们,因为我们也融入了他们——我们驻进于他们的精神庇佑之所,同样的,他们也给我们的客人留下最真实深刻的体验。这些最特别的体验就是旅行的灵魂所在。

———————————————————————

从1984年开始断断续续旅居中国到现在,Brian Linden和他的妻子Jeanee在云南创办了喜林苑,致力于保护中国传统的文化遗产。现在他们拥有了三个国家文化遗产保护项目并与政府合作共同开发保护云南省西部其它项目。即日起至2015年1月30日,喜林苑推出特别促销活动,连续入住三晚,即可享受前两晚原价,第三晚只需88元的优惠价格(节假日除外),在你入住期间,林登夫妇也将亲自陪同您参观位于正在大规模修复重建的位于喜洲第三个项目,该项目即将开业,同样是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并且比现今的喜林苑规模更大。请通过我们的预定邮箱: [email protected]/ 电话:(0872)2452988,或访问网址:www.linden-centre.com/dev以获取更多信息。

 
Share on Google+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