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Hotel News

《纽约时报》盛赞喜林苑

喜林苑又一次凭借对大理地区独一无二的贡献获得了外界的赞誉,这一次的认可是来自于有国际影响力的著名的《纽约时报》。

这片报道详细描述了林登和Jeanee夫妇以及其他外国经营者的努力过程,他们都致力于保护中国文化并以可持续发展的方式把中国文化介绍给全世界。点击这里阅读原本英文报道,或者阅读一下中文的翻译版本:

从局外人到经营者
—— 记沉睡的中国乡村客栈里的外国经营者

记者MIKE IVES

中国,喜洲——林登在他的精品酒店里笑迎前来的宾客。这家精品酒店座落于一个碎石铺路的小巷尽头的一个院落里,四周环绕着古老的石墙和精心打磨的木制露台。

林登邀请的这些客人来自康涅狄格州的格林威治,林登请他们细品酒店的图书收藏,这些图书是林登几年前作为斯坦福大学汉学研究所博士候选人时收藏的。

“如果有人是睡觉很轻的人,我的建议是打开风扇制造些白色噪音,”林登说,“因为这里没有白色噪音”

这家酒店远离大城市的喧嚣,当林登先生这个美国人1984年第一次来到中国时,他还是个学生。当时看到这个老宅院落,林登认为这里就是他收藏的一幅画中的地方。林登和他的妻子Jeanee是为数很少在中国农村经营精品酒店的外国人,这些精品酒店都是从具有历史意义的老建筑修复而建成的。他们把云南省一个解放前建造的住宅院落改建为现在的精品酒店—–喜林苑。

根据全球酒店行业数据公司STR也是市场预测者提供的数据,在中国建造的酒店房间数量多于其他任何一个国家。世界顶级奢华酒店如安缦酒店,四季酒店竞相在中国开设新的酒店。这些酒店的有些房间价格贵的令人乍舌,中国新兴的超级富豪们需要支付每晚超过一千美元的房价。

林登和其他外国精品酒店经营者都说他们希望能够提供给旅客更独特的住宿体验。像日本的旅馆,意大利的别墅和美国维多利亚建筑风格的精品酒店,中国的精品酒店旨在以古朴、历史的体验吸引游客,尤其是在现代建筑充斥的大城市,这更显得有吸引力。在中国的高端酒店市场,“没有人会关注可持续发展的问题,他们只是一味地吸引大量的客户流”林登说到,“一些人们必须到我们这里来,这里真正展示了酒店发展的另外一种模式,这些人必须要有很高的利他意识才会对此感兴趣,因为当我们刚开始这么做时,这并不是利润可观的项目。”

像林登经营的这种小型独立酒店的客人也包括一小部分想逃离大城市喧嚣的富有的中国人,当然大部分的客源还是来自外国人。

喜林苑是舒适的,但没有华而不实的过多装饰。林登说,这里的房价大概是900元—1200元人民币,即145美元—-195美元每晚,大多数能承受这个价格的中国人通常更青睐更加豪华的住宿条件,包括液晶电视盒空调等。喜林苑离云南省的一个旅游胜地大理只有25分钟的车程,离另一个很受中国国内游客欢迎的目的地丽江大概需要一个早晨的车程,丽江有120万人口。

Chris Barclay,在广西省经营一家位于河边由泥砖结构的谷仓翻修成的精品酒店,他说有很多中国客人开始预订了三晚的房间,但大多住了一晚就离开了,因为无法忍受简陋的设施。当地的政府官员也对我的项目表示感兴趣,Barclay先生说,他们惊讶于会有酒店经营者给高端旅行者提供这么简陋的设施。
对这些官员来说,这就好像是“在北欧的拉普兰用冰盖了间酒店一样”,Barclay先生笑着说,“他们还需要慢慢接受这个理念”

黄寅武,是一个云南的建筑师,几年前他在瑞士政府资助下在沙溪开展修复历史建筑的项目,他说,他遇到很多都市的游客,无论是背包客还是高端游客,越来越多的人都热衷于乡村旅游。

目前,这些为数不多的外国经营者在中国的精品酒店市场占据主导地位,但他们清楚他们的工作很艰难。
林登夫妇花了三年时间才完成喜林苑的翻修,这里部分原因是由于这个建筑和长城一样是中国国家级别的文物保护建筑。地方、省和国家文物保护单位之间争夺管辖权的斗争让翻修的过程变得异常复杂艰难,林登说。并且由于外国不允许拥有土地,所以那些在租赁协议下经营精品酒店的外国人实际上都受控于当地政府。“从法律上讲,这会是个大麻烦”,Julien Minet说,她是个法国人类学家,在安徽省一个安静的小镇里经营一家简易的小客栈,“也许有一天我会失去一切,我已经准备好面对这个了。”

至于市场营销方面,这些酒店经营者说他们主要靠口碑传播和他们的网站来吸引客人,主要是外国客人。Barclay先生和林登先生在他们旅行过程中也会宣讲介绍他们的工作。林登夫妇还和高中学校有交换项目,并且邀请国际知名学者来喜林苑演讲,提供免费的住宿。林登说,这些方式可以提高喜林苑的知名度。

尽管中国本土的客人也在缓慢增加,但这些经营者们说他们并不急着在中国市场上大做广告宣传。这些精品酒店仅靠接待外国客人已经收益很好了。林登说,喜林苑有16间客房,目前平均的住房率达到65%至70%。喜林苑在喜洲的姐妹店也计划于明年开业,同时林登夫妇还在云南省寻找其他新的项目,包括位于中缅边境的一个茶叶种植园。

喜林苑并不能代表真实的中国,科罗拉多大学地理学博士候选人Ian Rowen说。但是,喜林苑已经开创了一个全新的高品位的旅游模式,向国际游客介绍中国和中国的少数民族传统。

Rowen先生曾在中国的旅游行业工作过,并且在喜林苑进行过学术研究,他说,“这为开展文物遗产旅游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榜样”

林登夫妇在芝加哥北部还拥有一个艺术画廊。他们是在2005年在中国寻找能实现梦想的地方时,在云南发现了现在这座庭院。2007年他们签了20年的租约。这个庭院占地约3700平方米,即近4万平方英尺,在60年代的文革中幸免于被毁坏。但仍需要大量的翻修工程。

在接下来的三年里,林登夫妇花了大约60万美金用于翻修。

“我们从来没有想过在建造我们的资产,因为我们并不拥有他们”林登先生说,“将来属于我们的资产只是我们的品牌,而这个品牌是跟我和Jeanee的经历紧密相连的。”

About The Linden Centre

The Linden Centre is an American-owned, award-winning Dali hotel offering the intrepid traveler a true immersion into authentic China. Guests reside in an expansive and elegant courtyard home in Xizhou, a pristine village in Southwest China’s Yunnan Province. The facility is a nationally protected heritage site that has been restored to its former dynastic elegance. In the foothills of the Himalayas, guests enjoy a year-round spring climate and direct access to rich, undisturbed cultures in a true melting pot of the reg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