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Hotel News

试吃新菜—我做小白鼠的日记

                   Salad

因为偶然的机会为大家成功烹制了感恩节大餐的Evan最近被提升为喜林苑餐饮部主管,看着现在酒吧小黑板上那么多的新饮品、甜点你就知道他的工作肯定很不错。两天前,当我还在气喘吁吁的爬着崇圣寺的台阶时,手机响了,是Evan的声音:“Sibylla,明天你可以在午餐和晚餐做我的实验小白鼠?”“当然可以”我笑了“是要做什么呢?”“我想让你试吃几个菜,看感觉怎样。我想修改一下菜单”

谁会不喜欢有人做饭,可以试吃新菜呢?所以我答应了。

一大早Evan就去市场买菜了,说十点钟会回来让我到时来厨房帮他切菜,也拍照记录一下操作过程。他回来之后厨房的操作台上就摆满了五颜六色的蔬菜:红色的胡萝卜,绿色的芹菜,紫色的洋葱……白色的豆子已经泡在水里了,前天买回来的鸭腿也腌制好放在大碗里。“午餐吃什么呢?”我问。

“Grits and Grillades(一种玉米粥)和沙拉。”他说。沙拉!我的口水一下子就出来了,在上海的时候我差不多每天都吃沙拉,但是到了云南之后就基本没有吃过了。但是什么Grits and Grillades呢?Evan解释说:“是我家乡新奥尔良的一种传统的星期日早午餐食物,玉米粥和蔬菜酱以及肉在一起煮几个小时。”

                      corn

我做过的跟玉米有关的食物就是玉米粥,但是Evan要做的显然不是玉米粥那么简单。我不是从新奥尔良来的,对美国南方食物也不了解,所以只好看着了。

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我们切好了辣椒、芹菜和洋葱,三个很重要的配菜,Evan告诉我在新奥尔良他们把大蒜叫“教皇”,因为做菜的时候这些食物是必不可少的!喜洲早市卖的大蒜都是紫色的而且很小,不像我在欧洲看到的那种又白又大的。喜林苑周围的田里种满了大蒜,在去年的晚秋我看到一些农民在播种大蒜,现在已经快要收获了,市场上每天早上都可以看到很多新鲜上市的大蒜。

                 colorful vege

Evan做了一个叫“roux“的酱汁(http://en.wikipedia.org/wiki/Roux用面粉和黄油混合,让酱汁更加浓稠。),他要用这个让煮的蔬菜变得更为浓厚,最后会浇在玉米粥上。玉米粥煮在一个分开的锅里,漂亮的金黄色让人看着很有食欲。我又开始流口水了,可是我才吃完早餐呢!

我洗干净芝麻菜,冲洗了三次,但是哪里有沙拉脱水器呢?Evan教了我一个好办法,把两个篮子扣在一起,不停的摇晃,然后芝麻菜很快就甩干了!

Evan也很绅士,他切完了所有的洋葱,蔬菜酱和沙拉都需要洋葱来搭配,所以他的眼睛慢慢的就变红,充满了眼泪,还好不是我的。太感谢你了,Evan!

                      Evan

最后几条里脊肉也在炸过后放到蔬菜酱里焖着了,我的胃口好像慢慢被打开了。Evan研制了一种用当地原料制作的沙拉酱。之前我第一次试吃的时候给了Evan一个小建议,加一点蜂蜜和番茄酱在里面。所以今天这个沙拉酱尝起来很完美。可惜如果我告诉你这个秘密配方是什么,Evan会不答应了,所以我还是保守秘密比较好!你可以来尝尝说不定就知道了!

沙拉差不多完成了,Evan现在在做最后的工作:蘑菇切片,煮鸡蛋切成几瓣,最后是在平底锅里炸一点乳饼,会增加一些奶酪的口感。

“快点吃,趁着乳饼和鸡蛋都还热!”Evan说,我们把盘子端到酒吧开吃了,MCK加入我们的试吃行列—鉴于他是今天唯一一个外国员工,而中国人传统上不太爱吃生的蔬菜。那个用当地新鲜原料特殊调制的沙拉酱味道好极了,如果我回到上海或者柏林大概是再也做不出来了!

MCK和我把一大份沙拉全部吃完了“味道太棒了!”MCK一边感叹一边吃完了剩下的。我也是很饱很开心,这时Evan又端来了三个盘子,玉米粥上桌了!看着这个分量,我想我大概是吃不完的,吃了一勺后我呆住了,这个的味道好独特!蔬菜、香料、又软又嫩的肉,软黄的玉米粥,颜色还那么的漂亮!我差不多把盘子都舔光了,一点都不剩!

“现在我们可以休息一下了?”我说。

“不要忘记晚上我们还有鸭腿!不要吃零食!”Evan还不忘提醒我。

About Sibylla Grottke

Sibylla loves traveling, and she loves Yunnan. She has been a repeat visitor to Linden Centre, and if she stays for longer stretches of time, she enjoys blogging about her experiences in Xizhou. Her passions include writing and Chinese ink painting.